北京pos机办理 客服电话18010473578 微信同号,款项秒到,央行授权,银联认证,送货上门,当天办理当天使用


96费改是什么意思?96费改对支付带来哪些影响?

来源:未知日期:2019/09/28 14:32 浏览:

2016年,支付行业的最大事件就是被称为的“96费改”。

之所以称之为“96费改”是因为其正式实施的时间是2016年9月6日。

“2018年96费改”由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发布,文件全称:

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的通知

发改价格[2016]557号

正文:

2018年96费改最大的改变是取消了封顶机,所谓封顶机就是客户在刷卡信用卡时有一个手续费的封顶值。

打比方办理封顶20,则无论刷多大金额只收20块钱的手续费,封顶60则最多收60元;也正是有封顶费率的存在,导致了很多人用封顶机进行大额套现。

2018年96费改的第二项改变是费率的简化,从以前的多种费率改变为:标准类、优惠类和减免类。

实际上费改后只有两种费率:标准类和减免类。

之所以存在优惠类是考虑到政策过渡期,对于大型仓储、水电煤缴费、加油站、超市、交通运输售票商户实行的发卡行服务费、网络服务费的优惠,过渡期两年,换言之,到今年、2018年96费改9月6日起,市面上将不存在优惠类商户,届时商户只剩下标准类(普遍为0.6%)和减免类(0费率)两种。

2018年96费改的第三项重要改变,是关于发卡行、收单机构、清算机构对刷卡服务费的分配,也就是持卡人刷卡后被扣除的费用给了谁,他们之间又是怎么分配的。

费改前,三方分配比例为7:2:1,这是2013年的政策。

费改后,三方的分配比例改为:

发卡行不得超过交易金额的0.45%;打比方你刷招商银行的信用卡,那么招行做为发卡行则最高可收取交易金额的0.45%,刷一万,招商银行收取45元;目前所有发卡行均按最高标准(0.45%)收取,只要发卡行(银行)们不犯二,这个费率就不可能降低。

96费改的意义


近几年,收单行业套码、切机、信用卡套现、渠道套用等根深蒂固的违规现象屡见不鲜,收单机构也为此屡屡“收获”央行和银联的罚单。由于套码背后是不同商户手续费的巨大差异,因此很多商户愿意冒着风险做违法的事情。而96费改后,从市场定价、统一商户类别、借贷分离等角度进行对治,效果明显,近年来银行卡收单环节的违规现象明显有所缓解。

96费改对支付有什么影响


“96费改”着眼于收单行业内套码、切机、信用卡套现、渠道套用等根深蒂固的违规现象,从市场定价、统一商户类别、借贷分离等角度进行对治。主要影响为以下三点:

“统一费率,借贷分离”

在费改前,商户按行业被划分成四大类,不同的行业收费是不同的,餐饮娱乐类手续费最高,为交易金额的1.25%;百货等一般类是0.78%;超市、加油站等民生类是0.38%;医院、教育等公益类的则是零费率。

新规实施以后就不再区分了,所有商户费率都一样。从部分银行公布的费率来看,调整后的费率水平分别为:借记卡是交易金额的0.5%;贷记卡为0.6%。

总体上来看手续费的确是下降了,但是这并不是给消费者省下的,因为这个收费是向商家收取的。所以,这次降低费率受益的人不是持卡人而是商家,换句话来讲,也就是说给这些中小企业降成本。

信用卡刷卡费率“上不封顶”

96费改后,借记卡、贷记卡费率不一样,刷信用卡的费率要高于刷储蓄卡,这就导致商家更乐于接受储蓄卡。新规还规定储蓄卡的收费是有限的20块,但是刷信用卡的手续费是“上不封顶”的,这就意味着一旦遇到大额消费,商户费用就会大大增加。

第三方支付行业受冲击

96费改在一定程度上会冲击现有的收单行业的格局,因为新规提到,收单机构的服务费由政府指导价改为市场调节价。这就意味着,本来已经白热化的第三方支付收单市场会迎来更加激烈的洗牌。

96费改主要影响在收单,但是也不仅仅是收单,整个支付产业都会因此牵动,总之,改变必然孕育着机会,96费改一年多,利弊皆有,就看大家怎么去看待改变。

第三方支付探索海外市场


业内人士都知道支付宝、微信支付已经在海外市场开疆辟土,但是对于海外市场,第三方支付领域依然比较空白,对于这一块蛋糕很多人都想要分享。不过想要进入海外市场也并非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合规以及海外基建。

费率要再次上调?

到2018年9月6号原本应该很平静度过这个过渡期,由于近期个别支付公司上调费率传遍支付圈导致大家人心惶惶,实际上调费率的真实性暂时并未核实,在没有正式下来文件通知,付呗建议大家切记不要听风就是雨。

不过我们还是可以看出各家支付机构重新定价调高费率的意愿还是比较明显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为跑马圈地靠掺杂跳码来降低代理商结算价,直接性的损害了持卡人的权益。不仅频繁惨遭处罚,同时对自身品牌造成严重影响,如今代理商们为了抢占市场也拼杀低费率、利润微薄的POS生产商,令他们难以生存。银联、第三方支付公司、发卡行、代理商都属于盈利性机构,在成本上涨利润下降的环境下费率趋于上调趋势也是必然现象,这是是造成第二次费改的假象。

如今持牌经营已经成为金融业务多元化布局的基本门槛,在牌照整体收紧的背景下,若收单企业已经进行多元化布局,则应该充分发挥互联网金融各业态间的协同效应。产品定价、结算,怎样提高自身利益价值,渠道方如何分配利润,用什么模式运营,如何避免传统模式恶性竞争造成的低利润陷阱才是调价政策的重中之重。

无论是央行、银联还是第三方支付自身的业务管控部门,收单行业规范仍任重道远。